• 太甜!《老男孩》刘烨捧林依晨脸热吻20秒 2018-04-23
  • 学校举办2018届毕业生第四场校园双选会 2018-04-23
  • 违建猖獗 绿城全运村锦兰园交房三年难办房产证 2018-04-22
  • 关于四线城市市容市貌管理工作的思考 2018-04-21
  • 安儿乐品牌纸尿裤详细介绍 2018-04-20
  • 中国研新轮式装甲车取代92式 美媒称是借鉴西方经验轮式装甲车中国西方 2018-04-19
  • 169元!小爱音箱mini开箱图赏 鹅卵石般手感 2018-04-18
  • 贵阳警方破获省内首例网络手机麻将赌博案 2018-04-18
  • 艾比·考尼什访谈:自己的职业经历还是蛮有趣的 2018-04-17
  • 德州学院资源环境与规划学院举办“没有比人更高的山”我是演讲家活动 2018-04-17
  • 手机上瘾?可能因为焦虑 2018-04-16
  • 闽南百余名武警特战队员齐聚厦门 “魔鬼周”挑战极限 2018-04-16
  • 如果懂我,请爱惜自己! 2018-04-15
  • 《无极原创文章生成器》软件更新日志 2018-04-15
  • 【书记已回复】打造优良营商环境 将社会监督搬上手机、揣进口袋 2018-04-14
  • 株洲新闻网 > 产经频道 > 新闻 > 正文

    饿了么被曝强行扣商户3元推广费 回应称员工私下操作

    株洲新闻网 www.cakzl.com

    饿了么称扣“推广费”为员工私下操作

    如每单被强扣3元推广费,饿了么将从日均千万订单中一月抽成9000万元

    长江商报消息 (记者 陈妮希)

    春节后,传闻“阿里巴巴收购外卖平台饿了么”一直没有得到证实,双方当事人在接受长江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:“全资收购是市场传言,不予置评。”但是饿了么自身资金吃紧的传言却从未停止。

    为了摆脱资金难题,饿了么“主动”为商家上线促销。就在今年1月,大连等地多家商户称被饿了么平台强制扣除每单3元的“推广费”,号称为入驻商户进行竞价排名。饿了么方面近日在接受长江商报记者求证时表示:“经过核实,商户所反馈的支付宝活动上线问题,是当地市场经理在未得到商户确认情况下,为完成个人业绩私自为商户上线。针对这一反馈,我们已安排专人与涉事商家沟通,安抚并赔付相应损失。”

    然而,一波未平一波又起。就在日前,饿了么又被媒体曝光,饿了么后台系统在入驻商户不知情的情况下上线了满减促销活动,正常来说这些促销活动都是商户自愿参加的,但是饿了么这种为了平台效益用‘霸王硬上弓’的方式引来商户不满。

    长江商报记者粗略估算,截至2018年1月,饿了么+百度外卖的日均订单量已经达到1000万单,覆盖全国2000个城市,加盟餐厅200万家,用户量达2.6亿。如果每个商户每单被扣除3元,那么仅一日的抽成就达3000万,一个月下来,就可带来近9000万的推广收入。

    那么,一个外卖平台出现强制收取推广费用的风波,它的“饥饿”和“底气”从何而来?

    员工私自操作,平台已赔付损失

    一碗6、7元的面条外卖,竟然被饿了么强行扣除3元的“推广费”,且没有以任何形式通知过商户。近日,有媒体报道,很多地区的餐饮商户集体遭遇了饿了么的强制扣费。

    位于旅顺口一家大学食堂内的一家面馆,就是饿了么的注册商户。根据媒体曝光资料,从去年12月25日开始,该店经营者姚先生就发现,店里有很多的饿了么订单中,都多了一项“赔付单”的扣款,每单被扣掉3元钱,名目是“推广费”。

    据介绍,商户和饿了么合作,每一单饿了么都要扣除6%的费用,而现在6%扣款的基础上,又被扣了3元钱,这样对于一碗面才卖6、7元钱的店长而言,不少都成了赔钱的买卖。

    对此,长江商报记者近日联系上饿了么,求证事件的来龙去脉及处理结果。饿了么方面表示:“经过核实,商户所反馈的支付宝活动上线问题,是当地市场经理在未得到商户确认情况下,为完成个人业绩私自为商户上线。针对这一反馈,我们已安排专人与涉事商家沟通,安抚并赔付相应损失。”

    开通推广费业务疑为虚设

    涉事市场经理为何要擅自收取商户费用?这个钱最后到底流向哪里?

   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生活服务O2O部助理分析师陈礼腾在接受长江商报采访时表示:“这种不公开不透明的违规操作,究竟是平台还是个别区域市场经理所为不得而知。钱的流向可能是市场经理私吞也可能流向平台。”

    根据媒体曝光信息,3元推广费是饿了么做的“推广竞价”的活动,用于提高商户在饿了么榜单上的排名,从而提升用户流量,带来更多客户,该竞价带来的客户都会收取这3元的推广费用。

    饿了么的竞价系统在饿了么客户端,普通商户的排名都是基于商户的好评度、销量等几个指标,而付费推广后,商户的排名就会靠前,获得更多曝光。只是,就目前曝光信息来看,很多商户都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开通的。

    对此,陈礼腾认为:“这种私自扣除推广费的行为是违背行业道德的,推广费的最终受害者还是消费者,商家也会在在该类事件中失去对平台的的信任,而最终平台的名誉会受损导致客户以及商户的流失。”

    能否盈利仍然未知

    根据易观智库提供的中国互联网餐饮外卖市场AMC模型中,我国餐饮外卖市场现在还属于市场启动期。在饿了么不断被资本看好的同时,对手美团也不断砸钱抢市场,使饿了么的盈利面临爬坡。

    作为缺乏用户粘度的订餐平台,一旦开始收费,用户就有可能分散或者流失。在市场这个大蛋糕还没有完全做出来的时候,“主动”收取商家费用,用来壮大平台,可能会加深平台和店家的矛盾,适得其反。

    今年3月份再一次分享论坛上,饿了么CEO张旭豪就曾表示,外卖市场持续烧钱的日子即将过去,持续性的补贴投入也进入尾声,“饿了么在很多城市已经开始盈利,而只要市场再往上增长一段时间,饿了么就可以把之前所有投进去的钱在一年内赚回来”。

    真的能盈利了么?显然,饿了么留给市场的仍是未知。

    欢迎关注“株洲新闻网”公众号

    欢迎关注“株洲发布”公众号

    责任编辑:青琪
    0

    主管:中共株洲市委宣传部 株洲日报社 | 株洲新闻网版权所有
    地址: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新闻路18号 在线咨询Q Q:技术QQ咨询 湘公网安备 43021102000088号 湘ICP备12009507号
    株洲新闻网常年法律顾问:湖南德信律师事务所主任,湖南省首届优秀青年律师 石爱莲 电话:0731-28214858